裝飾新模式   先定制家具后裝修
   當你走進藝寶家具   思維從此改變
我們專注于:家具定制 / 個性家具 / 時尚家具 / 環保家具

新聞資訊

聯系方式

咨詢電話:
(+86)771-3807238

(+86)771-3807358
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News實時訂單 顯示跟進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互動論壇

裝修知識 木工做和全屋定制柜子,哪個更劃算?

作者:管理員 來源:轉載 日期:2020-1-10 8:07:38 人氣:

房裝修中,是否糾結柜子是請木工打還是選擇定制的?你想要請木工,但是媳婦兒想要全屋定制,定制的太貴了,直接打的話又有點丑,該怎么選呢?選擇錯誤的話,花了大價錢卻用一年就壞了,那多不值;下面小編客觀的給大家比較一下,哪個更劃算?

一、首先工藝對比

① 制作工藝

全屋定制家具:工廠化的生產,由于要求一定的產能和加工質量,一般均采用大型機械來完成生產,因此,產品精度高,封邊結合力好且美觀,安裝準度高。

全屋定制家具

木工現場制作:現場打制家具,即使你看到的樣品還可以,但你家所打制的家具工藝精度可能完全不在一個檔次,因為現場制作完全取決于木工工人的手藝技術。

木工現場制作

② 貼面

木工現場制作:一般會使用大量的膠進行貼合,平整度與膠是否環保容易被忽略,自己打柜子要特別注意。

木工現場制作

全屋定制家具:也會用到膠,但膠的品質可以從證書有所了解,同樣需要注意授權許可周期。

全屋定制家具

 封邊

木工現場制作:手工封邊無法像大工廠那樣采用機器封邊,美中不足。

木工現場制作

全屋定制家具:這是機器柜體的強項,超強壓力配合膠水可以達到非常漂亮的效果,但需要注意到封邊條的質地與顏色,是否能與各類顏色的柜體一致。

全屋定制家具

④ 板材

刨花板、中纖板 PK 指接板、木工板

除少數高端實木家具定做外,絕大多數定制家具生產企業普遍采用刨花板作為基材來定做家具的,而木工現場打制普遍使用木工板,指接板。

在木工眼里,刨花板就是木頭渣,因為他們的手工切割刨花板很容易爆邊,所以在木工眼里,木工板和指接板就是他們寶貝,脆性大的刨花板必需要有工廠機械才能鋸切好的,這好的鋸切效果是接下來能有好的封邊的關鍵。

木工現場制作

二、然后是價格對比

① 一般而言,價格與成本是相對的,而成本的話基本上是由原材料決定,定制在設計需求好之后報價動輒大幾萬,所以給人一種比較貴的感覺;根據品牌用的板材、五金配件等不同,價格也有所不同。

② 木工打的價格包括板材費用、木工人工費用、五金輔材費用,有些板材還需要油漆費用,油漆工人的費用,所以對比價格請比較總價,因此就造價來說的話,木工大于定制品牌小于小品牌,價格基本上是不會錯的。

木工現場制作

三、其次是環保問題

① 由于國家對人造板類產品有強制的環保標準,國家標準為達到E1級,但在二次貼面加工,封邊膠水問題等沒有控制好,依然會造成家具甲醛的超標;一些更新比較快的廠家一般采用了EO級的板材,封邊膠也采用以植物為原料的淀粉膠來保證甲醛的總量釋放。

②現場制作的家具,在使用原本就含有大量甲醛的膠水時,為了標榜自己不偷工減料,現場打制的東西結實,可能還會“給你多涂些膠水”,豈不知這樣做出來的家具甲醛含量更上了一個檔次。

木工現場制作

四、最后是搬移問題

① 木工現場制作:一般用圓釘固定,拆散會導致柜體與背板遭到毀滅性的破壞,影響到柜體的再次使用。

② 全屋定制家具:大多用扣件固定,可拆移,在遇到拆移環境的尺寸不符時,可以采取局部改板、補板等方式進行局部調整。

全屋定制家具

  以一個裝修中擁有多年經驗的人來說,裝修時,家里打造的柜子先要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最大需求是什么,再選擇做柜子的方式;看自己的經濟能力,沒有請專業設計師設計的情況下,選擇整體定制會更能達到你想要的效果,如果有設計師把控現場,可以讓木工現場打柜體框架,找定制商家做柜門,每種方案,各有利弊。

 藝寶家具是南寧本地專業定制榻榻米、定制衣柜、隱形床、多功能床、箱式床、玄關柜、隔斷柜、定制家具房間門原木門、衛生間門、飄窗柜等家庭個性家具的工廠,一直堅持“不浪費客戶一分錢!",選用符合環保標準的板材,為廣大客戶打造健康環保的定制家具。

桂公網安備 45010502000034號

桂ICP備11001106號-1

女被男啪到哭免费视频 视频,国产成人综合亚AV美在线,日本免费一区二区三区高清不卡,黑人牲交A片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